上海将元宇宙列为上海四大产业新赛道之一

上海将元宇宙列为上海四大产业新赛道之一。当外界还在争论元宇宙到底是风口还是泡沫的时候,上海已经先行一步,将元宇宙与数字经济、绿色低碳和智能终端并列为上海四大产业“新赛道”。

上海正探索一条从未走过的路。近日,漕河泾“元创未来”作为上海首批元宇宙特色产业园区对外发布,因为这里,云集了上海元宇宙产业的诸多“探路者”。而元宇宙产业所代表的“跨界、交互、开放、体验”等文化基因,正重塑着这家老牌国家级开发区的“吸引力法则”。

宜山路上的“银河系”

故事的开始,或许是在二十年前,还处于成长期的腾讯落户漕河泾开发区,成立上海分公司。

后来,腾讯旗下游戏板块落子园区,业态由此开始孕育。从腾讯走出的创业者们,创办了游戏、社交、支付等各种业态的企业,有些被行业巨头收购、投资,这不仅让创始人们有了时间与金钱,作为导师与风险资本再次回馈到创业社区里,更激励了后来的创业者,形成了良性的产业生态。记者在走访中发现,很多创业者对漕河泾的评价是:这里是工作生活多年的地方,是为梦想拼搏的“福地”,不想离开。

从漕河泾起家的知名游戏公司莉莉丝、沐瞳、淘米网络等创始团队成员,几乎都有着腾讯的影子,通过人才链培育出产业集群的特点十分明显。

故事的延续,或许是在十年前。米哈游创始人刘伟与同窗蔡浩宇、罗宇皓共同创业,凭借10万元无息贷款,借着上海创新创业政策的东风,米哈游就此诞生。

当时,市场上最流行的是三国和武侠题材游戏,一穷二白的米哈游,却毅然决然走上一条新路——专注角色设计、注重剧情,致力于打造足够丰富和完整的世界观,让用户获得沉浸式的体验。其主打的“崩坏”系列从一开始就有轻小说、漫画、音乐,让用户被宏大完整的游戏世界观所吸引。这与“元宇宙”的概念不谋而合。

从腾讯到米哈游、育碧、莉莉丝、鹰角、趣加、沐瞳……漕河泾开发区所在的宜山路上,聚集了上海大大小小的游戏企业,游戏产业办公面积早就超过30万平米,从业人员超过2万人,如群星璀璨,游戏产业“银河系”的称谓因此得名。

在元宇宙产业链中,最具有感知度的是场景和内容。市场比较主流的观点是,游戏和社交领域作为现实世界的模拟和延伸,最有可能成为元宇宙的场景入口。在元宇宙概念火爆出圈之际,对游戏产业而言,大家都在争取破门而入的机会。

8d18-fe1f7756d1a5d08654ec6a0a8a15b36d

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的元宇宙场景(新华社)

早在2018年,米哈游内部就成立了研究中心,主要负责原创虚拟形象“鹿鸣”的技术研发、以及脑机接口的临床应用,今年2月14日,米哈游正式宣布成立元宇宙品牌HoYoverse,并表示未来将通过各类娱乐服务为全球玩家创造和传递沉浸式虚拟世界体验;莉莉丝也组建了约200人团队研发创作平台达芬奇,对标的是美国元宇宙游戏公司Roblox。

正如蔡浩宇说的那样:“未来十年,我们希望打造一个让全球十亿人愿意生活在其中的虚拟世界。”

孕育更多“米哈游”

有了流量入口,元宇宙的另一端离不开“数字基建”,主要包含底层架构和后端基建两个板块。其中底层架构由区块链、NFT、人工智能、网络及运算等技术组成,后端基建则由物联网、5G、云计算、交互技术、可视化及数字孪生技术组成。

比如园区内AI龙头企业商汤科技,正搭建元宇宙的基础设施能力,其算力基座——亚洲最大的人工智能计算中心AIDC于年初落成,正帮助各行各业将现实场景快速地复制到虚拟世界中。

具备了“行星级”的算力以及原创的底层算法,探路者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不断发现和拓展现实需求,直到孕育出“杀手级”的应用。在漕河泾,从“活化”徐悲鸿的宋人匹马、敦煌壁画,到银行虚拟数字人、商场全景导览、自动化黑灯工厂,区内人工智能、智能终端、工业自动化、医教文娱类的企业正加速融合,不断释放应用场景,在数字人、实时动捕、高精实时渲染、文物研究与保护、博物馆陈列、辅助诊疗、科技金融等领域不断拓展应用场景,赋能企业迎来增长的第二曲线。

其实,数字身份之于元宇宙,就如同产业载体之于园区。元宇宙背景下,数字身份的基础就是区块链技术。业界有这样一个比喻:区块链是人类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帆船。哥伦布拓展了人类社会的物理空间,而区块链则将拓展人类社会的“数字空间”。

互联网大厂和外企总部聚集的漕河泾,就藏着一家链接起区块链与物联网的“造船厂”。

在漕河泾开发区,“人等房”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中意这片区域的企业,一时租不到漕河泾园区内的办公地,便会选择暂时安顿在周边园区,排队等候“入场”。而含金量极高的漕河泾却专门拿出一栋楼,把寸土寸金的土地留给一群有抱负的创业者们。在园区开发者眼里,“他们可能就是下一个米哈游。”

被称为“造船厂”的摩联科技,就位于这栋楼。

摩联科技是一家专注于物联网与区块链技术融合的科技公司,开发了一套承载在物联网终端上的开源区块链应用框架BoAT(Blockchain of AI Things)。而BoAT的英文拼写,恰好就是单词boat(船)。

创业之初,摩联从一头牛的数字化起步,为牛制作数字世界的“区块链身份证”。摩联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TO许刚介绍,这些“身份证”从表面上看只是套在牛脖子上的一个“项圈”,同时也是每头牛在数字世界的唯一可信映射,如实地显示了每头牛生命周期里的成长信息,包括去过的位置、每天的运动量、体重增长等。而区块链技术,确保每一头牛在现实与数字世界中都一一对应,如假包换。

《上海市培育“元宇宙”新赛道行动方案》明确,要把握以虚促实、以虚强实的价值导向,立足提升实体经济生产效率。在牛的物联网“项圈”上,元宇宙连接起现实。

去年,新疆昌吉阿什里牧场的1000头牛拥有了独属于自己的“区块链身份证”,它们能够可信地为每头牛进行资产确权,基于此,牛就能像房屋一样,能够在银行进行抵押贷款。在乡村振兴背景下,金融机构愿意为这项技术买单,沿着智慧金融这条路走下去,前景可期。

很多人奉劝摩联科技,不妨就在智慧金融扎根。这也是一次关于“路”的选择。摩联科技创业团队的选择是:转换赛道,刷新定位,向更深更远的领域延伸、生长,构建整个元宇宙的数字底座。

就这样,摩联的船队又一次出海远航。

再创业,再出发

经历近四十年发展,漕河泾开发区也遭遇到了所有老牌园区会遭遇的“阵痛”。漕河泾地处中环以内,空间资源有限。然而,企业发展步伐却还在加速,米哈游已经从白手起家拓展至5000人规模,摩联科技还在继续开拓新大陆。

园区企业敢闯敢干,漕河泾开发区自然也没有理由躺在历史的功劳簿上。

优质载体空间是新兴产业成长壮大的沃土,漕河泾开发区直击痛点,从优化产业空间布局发力,为企业赋能。

因此,漕河泾“元创未来”提出之时,就不是将漕河泾原有园区完全复制,在空间安排上颇具深意:漕河泾开发区本部4平方公里的徐汇区块,以成熟的数字经济产业为基础,以城市更新载体升级为特征;“元创未来”还包含在建中的北杨人工智能创新中心,占地0.6平方公里,与漕河泾本部徐汇区块形成“南北联动”空间布局。

临港集团总裁吕鸣表示,数字经济是漕河泾开发区的主导产业,元宇宙是重点布局的新赛道,产业基础好,先发优势明显。北杨项目作为漕河泾开发区总公司“再创业、再出发”的重要战场,要立足特色园区建设,增强专业园区建设能力,针对特色产业,提炼共性需求,解决功能配套,提供专业服务;依托“南北联动”的空间布局,推进协同发展与互融互动,打造元宇宙产业发展高地。

北杨人工智能创新中心位于徐汇区华泾镇,是徐汇区建设人工智能高地的重要战略载体,也是漕河泾开发区充分发挥“区区合作”优势的重点项目之一,将于“十四五”全面建成。

上海最新发布的产业地图中,人工智能产业规划呈现出“人形分布、多点联动”的特点,而北杨承担着上海“人”字产业发展 “交汇点”的重要使命。漕河泾开发区总公司北杨事业部副总经理徐杰说:“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有载体外溢和腾换需求。而北杨项目所处地块是徐汇区仅存的完整产业用地,自然会成为企业载体扩张时的心仪之选。随着龙头企业落户,产业链集群便会形成。”

上海产业地图(2022)

今天漕河泾开发区内,汇聚了元宇宙各个维度的众多头部企业和行业冠军,在人工智能、游戏技术、区块链、物联网、网络及运算等底层技术方面的重点企业超过百家。而北杨可充分承接漕河泾本部和徐汇区的产业、人才外溢,且已有米哈游等重点企业落户和一批储备企业,有条件加速元宇宙产业业态集聚,推进人工智能在“元宇宙”全产业链的融合应用。

漕河泾的经验是,产业变革或者创业文化需要20到30年才能厚积薄发。因此,政府作为支持和引导方,而园区、企业家、投资者和科研院所主导搭建区域元宇宙产业生态系统会更有吸引力。

“当下,漕河泾开发区正立足产业基础和要素资源禀赋特点,完善‘产业大动脉、双创微循环、主体强关联、资源高共享’的产业生态体系,”漕河泾开发区总公司副总经理方银儿说,漕河泾开发区正全力以赴聚焦元宇宙新赛道培育,加快培育壮大具有上海特色的元宇宙产业集群。